再说“义和团”www.41738c.com

发表时间:2019-12-27

  义和团是晚清时期的民间团体组织,由山东、直隶一带的义和拳、民间秘密结社和练拳习武的组织发展而来。19世纪末,各帝国主义疯狂侵略中国边疆和邻近国家,中国边疆地区出现了新的危机。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在经济上向中国大量输出资本,在政治上则强占“租借地 ”和划分“势力范围,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热潮。义和团运动 ,又称“ 庚子事变 ”,从某种意义上是自19世纪4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出现的各种矛盾的一次总爆发。

  1899年10月上旬,山东省 冠县飞地蒋家庄(今邢台市威县),教民和当地民众发生冲突,义和团冲击当地的教堂。知县 蒋楷 派兵前往。www.494466.com,朱红灯率团民数百人与清军进行战斗,将其击败。现如今在平原乡间还流传一句谚语“义和团起平原,不到三月遍地传”。

  由于德国在山东的侵略行径,使得山东人民对外国侵略者极为反感。早在1897年就发生了巨野教案 , 山东巡抚 李秉衡 因此被贬职。关于《异界九死神功》中修真,在此之后,山东的民教矛盾有增无减。 1897年,山东冠县飞地梨园屯(今邢台市威县)村民与教堂因历史上的土地纠纷引起冲突。威县梅花拳师赵三多应村民阎书勤等的邀请,前往援助。后赵三多将 梅花拳 改名为义和拳。

  1898年6月,山东巡抚 张汝梅 上奏朝廷,认为义和拳本属乡团,建议“改拳勇为民团”。并明确说义和拳就是“义和团”,在清朝官员中首次提出了“义和团”的概念。同年10月赵三多等人在 冠县 飞地 蒋家庄 (今邢台市威县)竖起“扶清灭洋”的旗帜“起义”,遭清军而失败。 次年(1899年),山东 平原县 知县 蒋楷 义和团,当地义和拳首领 李长水 请求荏平、高唐等地的义和拳首领朱红灯支援,朱红灯在杠子 李庄 整齐队伍正式竖起了“天下义和拳兴清灭洋”旗帜。10月11日,蒋楷率领勇役数十人前来,被义和拳打败。这次事件后来被称为“平原起义”。

  后来清廷加派 袁世敦 等人前来,在森罗殿战斗中击败义和拳。其后清军游击 马金叙 活捉义和拳首领朱红灯、心诚和尚等人。当时的山东巡抚是 毓贤 ,他仇视外国侵略者,对民众反基督教情绪比较同情。他罢免了蒋楷、袁世敦等,对义和拳采取剿抚兼施,以抚为主的措施,有说法指出正是毓贤改拳为团,还向朝廷上奏将民教矛盾的责任归结于教会一方。其态度遭到外国敌视,在列强交涉下毓贤被革去职务。但毓贤对义和拳也进行了,在其离职前下令将朱红灯、心诚和尚、于清水等义和团首领杀害。

  1、 白莲教 说,这一看法的代表是 劳乃宣 的《义和拳教门源流考》。认为义和团起源于白莲教。

  2、 大刀会 说,大刀会是清代华北由贫苦农民为主的一个团体,成员演练“ 金钟罩 ”,认为可以 刀枪 不 入 ,也被认为是义和团的起源之一。 3、 乡团 说,也有部分人认为义和团起源于民间的乡团组织。

  4、拳会说,在清代有许多传播武术的民间团体,如 义和拳 、 梅花拳 等,特别是义和拳在长期发展中蒙上了浓厚的民间宗教色彩。被认为是义和团的前身。

  5、 斧头帮 说,最扑朔迷离但也最有权利的,和其他起源不同,是义和团成就了斧头帮,而不是起源于斧头帮。

  总的来说:白莲教、义和团、斧头帮,期中中间夹杂的很多分支结构混乱,包括以上的大刀会和 青帮 、 洪门 、 袍哥 等,总的来说是中华民族民间义士的结晶。

  义和团的成分极为复杂,既有贫苦农民、手工业者、城市贫民、小商贩和运输工人等下层人民,也有部分官军、富绅甚至王公贵族,后期也混杂进了不少流氓无赖,“上自王公卿相,下至娼优隶卒,几乎无人不团”使得义和团的组织极为松散,不利于集中力量打击敌人。

  1. 坛 ,是义和团的基层单位,又称坛口,也有“厂”、“炉”、“团”、“公所”等称呼。首领一般称大师兄。

  3.门或团,为总坛的上一级单位。义和团按照八卦方位分为八门(团),如“乾字门(团)”、“巽字门(团)”等。

  此外,义和团还有“ 红灯照 ”“蓝灯照”“黑灯照”( 寡妇 组成)花灯照( 妓女 组成)等妇女组织

  所谓官团是指接受 清廷 的招抚,向清政府挂号,接受清廷官员的统率,领取其粮饷。官团得到清政府的承认,听从其调遣。承认官团是清廷控制义和团的手段。

  私团则大多系团民自发组织,带有很大的独立性。自行设坛或从事“灭洋”斗争。

  假团则有其复杂性,一般说来,义和团是一个几乎人人可以加入的松散的组织,但实际上,有很多义和团组织被清政府以“伪团”,“假团”的名义。“假团”分两种情况,一是不服从清政府的统治并对其构成威胁,因而被消灭,是其和消灭义和团的借口。二是部分不良分子甚至教民假扮义和团横行不法,前者如“素不安分之徒,或投坛附和,或仿效装束,鱼肉良善。” (《天津一月记》)后者如“奉教者皆扮成假义和拳会,各处寻仇杀人,北京西城尤多”(《义和团运动史料丛编》)“直北一带,天主教民往往效拳匪服色,四出行劫。有被获者,自称义和团,则地方官即释之。”(《 庚子记事 》)。

  义和团的迅猛发展,杀害外国传教士使外国联军大为恐慌,他们纷纷要求清政府采取措施消灭义和团。实际掌握政局的慈禧太后多次发布严禁义和团的上谕并组织军队进行围剿。但由于多种原因,一时难以扑灭义和团。在北京北堂( 西什库教堂,当时是中国天主教 的总堂)主教樊国梁的建议下,列强遂于1900年5月28日提出派出“使馆卫队”进入北京,清政府先是拒绝,后被迫于31日同意,但提出“每馆以二三十人为率”,结果列强先后派出400多人进京,大大超出了清政府的限制。后来外国联军又派遣西摩尔带领2000人前往北京,这些行为对清政府形成了严重威胁。

  对此,清政府一面继续发布义和团的命令以消除列强派兵的理由,一面又调集军队进入北京以防不测。对外国人抱有敌意的 董福祥 所率领的 武卫 后军( 甘军 )即在6月9日被调入北京驻守,6月11日,日本 书记官 杉山彬前去迎接入京的 西摩尔 联军,在 永定门 外被甘军所杀。事后,大臣 荣禄 亲赴日本使馆道歉。

  列强向北京强行进军和义和团抵御外国军队,使清廷对义和团的态度开始出现转变。面对列强咄咄逼人的态势,清廷内部主和与主战,主剿与主抚的分歧更加严重。清政府于6月5日派 赵舒翘 和何乃莹,6月6日派刚毅去涿州“劝散”义和团,实为考察情况。结果刚毅的态度是“力言拳民可恃”,赵舒翘等也赞成采取招抚的措施。再加之 载漪 等官僚的鼓动,清政府逐渐开始承认义和团为合法组织,这种态度直接导致6月初义和团大量进入北京。从6月10日起,在清朝官员的默许下,义和团开始大量进入北京。在初期,义和团与北京的外国人关系紧张,但并未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6月12日“今晨探报,东华门外教堂起火,不少教民牵而北去。是为义和团入京第一次肇祸也”。(《庚子大事记》)。有论者认为这起事件很可能与 克林德 擅自拘捕路过使馆区的义和团员有关,北京的局势迅速恶化。

  在使馆卫队入京后,以德国公使克林德为首的部分外国外交人员一味使用武力解决问题。克林德带领水手一排行于内城之上,发现有沙地有义和团练习,即毫不迟疑发令开枪,当场打死二十余人(《 庚子使馆被围记 》)。此后使馆卫队开展了“猎取拳民行动”,多次主动攻击义和团员,这种行为反而使得局面更加失控,愤怒的义和团在北京到处焚烧教堂和屠杀无辜基督教徒,并殃及今 前门大街 外的 大栅栏 地区,“京师富商所集也,数百年精华尽矣”。

  主和派官员袁昶指责克林德说:“门吏等方与步军统领议弹压 京城内外 ,遵旨严拿首要,以靖地方而弭邻衅。不意德克使闇于事机,擅自拿办拳匪,以致激变”。而克林德本人则在6月20日去总理衙门交涉时与神机营 章京 恩海相遇,并被后者射杀,酿成著名的“ 克林德事件 ”。

  老袁的一生,是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的。别的不说,就拿他的观察力与判断力来说,就比当时清朝的许多王公大臣都要精明。比如倚助拳民灭洋一事,就在慈禧太后被身边一帮别有用心的皇室贵胄洪蒙得迷三倒四的时候,袁世凯的心里却洞若观火,他只用简单一招就检验出那场严肃闹剧背后的幽默与滑稽来。

  近代中国发生了许多大事,辛亥革命的胜利推翻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这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在这个巨变过程中,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被裹胁其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其中,义和团运动,由于历史资料的匮乏,加之事件又经过人为的过滤,对于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众运动,我们只能只能作管中窥豹式的解析。

  义和团运动的领导阶级是农民阶级,基本群众是农民和小手工业者,提不出切合实际的革命纲领。最初,他们是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屡遭清政府的。在严重的民族危机面前,义和团把斗争的矛头直指帝国主义,提出了“扶清灭洋”的口号。由于农民阶级的局限性,没有先进阶级的领导,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政府,为了躲开义和团运动打击锋芒,被迫采取假宣战,真投降的欺骗手法,对外投降帝国主义,对内义和团运动,使义和团处于内外夹攻的境地。 在国内外敌人的夹击下遭到了失败。

  主观原因:“ 扶清灭洋 ”中的“扶清”使义和团丧失了应有的警惕,盲目的排外。

  义和团具有朴素的爱国思想,对外国的侵略给中国带来的灾难十分痛恨。他们表示:“最恨和约,www.359444.com12月18日7时55分一旦碰到这种情形曾,误国殃民;上行下效,民冤不伸”还有些义和团组织更希望能使国家从屈辱的境地摆脱出来,如当时的红灯照就宣布要以法术“远赴 东洋 ,索还让地并偿二万万之款”。

  欧弗莱区在《列强对华财政控制》一文中论证义和团运动时说:“关于它兴起的原因,劳顿引证了义和团领袖于栋成所发布的一个布告,布告写道:‘若辈洋人,借通商与传教以掠夺国人之土地、粮食与衣服,不仅污蔑我们的圣教,尚以鸦片毒害我们,以淫邪污辱我们。自道光以来,夺取我们的土地,骗取我们的金钱;蚕食我们的子女如食物,筑我们的债台如高山;焚烧我们的宫殿,消灭我们的属国;占据上海,蹂躏台湾,强迫开放胶州,而如今又想来瓜分中国。’”

  与爱国思想相对应,义和团也存在一些排外的思想与举动。这些行为实际上是一个复杂的现象,应当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不能简单化处理。

  一是义和团为抵抗清军或外国侵略军的进攻而在部分地区采取的毁铁路拔电杆的行为,这些举动是基于战争形势的需要,并不存在仇视外国科学技术的问题。如涞水之战 杨福同 被杀后,义和团开始大规模拆毁铁路,根据当时有人的分析,其缘由是“意谓前既拒杀官长,祸必不免,毁路所以阻兵,烧站而死西人,更可图快。”(《拳事杂记》)。过去有人仅凭义和团的宣传“拆铁道,拔线杆 ,紧急毁坏大轮船”就认为这是敌视西方文明的举动,这是不严肃的。

  二是部分义和团员基于仇外对西方器物的大规模毁坏,如“团中云,最恶洋货,如 洋灯 、洋磁杯,见即怒不可遏,必毁而后快。于是闲游市中,见有售洋货者,或紧衣窄袖者,或物仿洋式,或上有洋字者,皆毁物杀人,见洋字洋式而不怒者,惟 洋钱 而已。”(佚名:《天津一月记》)此外,义和团还杀害了很多无辜卷入的 教徒 和一些接受西方文化的知识分子,“若纸菸,若小眼镜,甚至洋伞,洋袜,用者辄置极刑”。这些行为遭到后世论者的极大诟病,认为是封建蒙昧主义的体现。

  三义和团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在一部分义和团 不分青红皂白 笼统排外的同时,另一部分部分义和团并没有完全排斥西方器物。一些义和团员在实战中意识到洋枪的优点并加以使用,如俄国随军记者扬契维茨基说:“街上到处都是扎着红头巾的义和团,不过,如今现在他们不仅手持长矛大刀,而且有的也拿着步枪了”。还有一些义和团只要形势需要,并不拆毁铁路。如新城某团“其团规不赴调出战,不滥杀教民,不拆铁路,颇守正。”(《拳匪纪略》)又如在保定西关“铁路人人自危,皆错愕不知所为。或献计曰:‘莫如迎师立厂,拳匪顾念同类,或可免意外之虞。’观察不得已从之,立厂于西关 永宁寺 ,迎师教练,诫毋焚杀。铁路诸色人等尽入其中。由是人心始定,拳匪与工役耦居无猜,附省二百余里铁路得以无恙。” (《畿南济变纪略》)。

  义和团存在着 大量的迷信思想, 这是由于构成义和团员主体的 中国农民 在当时缺乏先进的思想武器,只能以落后的迷信思想来解释外国侵略者给中国带来的灾难,当时的义和团普遍认为中国的灾难是遇上了“ 劫运 ”。称“劫运到时天地愁,恶人不免善人留”(《庚子大事记》)。而灾难的源头就是洋人:“天无雨,地焦干,全是教堂遮住天”,这种认识对义和团的迅猛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义和团也把抵御外侮的希望寄托在 超自然力量 上,希望通过迷信仪式达到刀枪不入的效果,如《闭火分砂咒》:“弟子在红尘,闭住枪炮门,枪炮一齐响,沙子两边分”。

  宗教迷信观也是义和团进行宣传鼓动的形式,义和团在“请神”时“以降神召众,号令皆神语。传习时,令伏地焚符诵咒,令坚合上下齿,从鼻呼吸,俄而口吐白沫,呼曰神降矣,则跃起操刃而舞,力竭乃止”(《 拳变馀闻 》)。用“升黄表,焚香烟,请来各等众神仙”的形式吸引群众,因而义和团运动中大量充斥着形形色色的迷信思想。

  这些迷信思想在义和团运动的初期起到了一定作用:共同的迷信思想成为联结各个义和团组织的纽带,使义和团在组织松散的状况下仍能坚持斗争。义和团的迷信思想成为维持纪律的工具,据记载,义和团员“其受伤深重而不能复活者,大师兄遍搜其身,或偶携有他物,则曰是爱财,曾抢藏人物,故致死,万不能活矣。故多不敢辄抢”(《乱中日记残稿》),故在义和团运动的初期,义和团能保持较好的纪律。

  迷信思想还起到了鼓舞士气的作用,在 八国联军 入侵初期,“拳匪信枪弹不伤之妄,遇有战事,竟冲头阵, 联军御以洋枪,死者如风驱草。乃后队存区区之数,尚不畏死,倏忽间亦中弹而倒”(《拳乱纪闻》)。

  义和团成员解释:“童子法力小,故多伤亡。年壮者法力不一,故有伤、有不伤。老师师兄则多神术,枪弹炮弹近身则循衣而下,故无伤。”实际上“临阵以童子为前队,年壮者居中,老师师兄在后督战,见前队倒毙,即反奔。”——《天津一月记》,载《义和团》第2册

  当然,迷信思想并不能在先进技术前取胜,故在义和团运动后期,迷信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作用,部分义和团员曾经高涨的士气衰落,天津六月八日义和团冒雨出战,练军以三炮相助,“洋人果出,仅三人。各执枪向团,团即反奔,途中自相语曰,天雨矣,可以回家种地矣,似此吃苦何益,次日即散去大半”(《天津一月记》)。而义和团运动后期义和团员违法乱纪的行为则更是屡见不鲜。

  由于封建思想的毒害,许多群众都有传统的忠君思想,在义和团运动中的“扶清灭洋“口号就是一个表现。不过,这里的“忠君”应该理解为效忠慈禧太后而非光绪皇帝。在义和团的口号中,就有“杀一龙二虎三百羊”,其中的龙就特指光绪皇帝,可见一斑。

  正因为如此,义和团也才会得到慈禧的重视,作为宫廷斗争中的重要力量。特别是在清廷对外宣战后,许多义和团员加深了清朝政府的幻想。在警告国闻报的揭帖中,义和团明确宣告“我皇即日复大柄,义和神团是忠臣”。许多义和团员受到顽固派官僚的操纵,有的甚至形同团练。

  不过,还有大量义和团组织有一定独立性,甚至不听朝廷号令。在那桐、许景澄奉旨与外国交涉时,走到丰台,为团民所阻,那桐等告以朝命在身,义和团回答说:“吾民知有祖师之命,不必问朝廷之命”。这部分义和团不但不问朝廷之命,有的还公然对抗朝廷官员,如清军副都统庆恒就被义和团所杀。有的义和团组织甚至与清政府决裂,如另立皇帝,“时城东王习村有乡人称帝,设军师、将佐诸目;旋为防营捕送保定,乃一少女子,为拳匪所拥以称乱者。”(《定县志》)这种行为更是公开与清朝作对。在义和团运动失败后,一些群众认清了清廷的本质,不再对其抱有幻想,转而提出新的“扫清灭洋”口号。

  慈禧在出逃的途中,就对军队下达了剿灭义和团的指令。义和团被灭了,那义和团的高层(被慈禧任命为义和团总指挥者,或朝中力挺义和团的大臣)怎么办?慈禧任命李鸿章等为代表,与八国联军进行谈判,外国人的条件是,义和团要灭,义和团高层也不能放过。这是件很头疼的事,但慈禧不予以果断处理,她回北京的路就难以打通。老太婆狠了狠心,终于出手了。这就是慈禧,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一点,她比梁山泊人可牛多了。

  慈禧在出走时发布上谕,将战争的责任推到义和团头上,并命令各地清军予以剿杀。义和团迅猛的发展部分得益于清廷的支持,在清廷态度变化后,许多义和团组织迅速消亡。但也有部分义和团坚持抵抗。刘呈祥带领义和团在天津郊区抵抗侵略军,保定义和团首领 周老昆 率部在山区坚持战斗,义和团首领 郭逢春 在 广昌 与侵略军和官军战斗。侵略军在华北的其它许多地区都遭到当地人民的反抗,只得不停分兵前往。

  为了收拾残局,清廷启用庆亲王奕劻及李鸿章与外国谈判。经过谈判,1901年,清廷最终与十一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辛丑条约》内容: 一、清廷派专使为克林德事件向德皇道歉,并在北京为克林德立牌坊。

  二、处置“祸首”。主战派大臣有的被处死或赐死,如启秀、徐承煜、赵舒翘、毓贤、载勋等,有的被发配边疆,如载漪、载澜等,有的被解职,如董福祥等,也有的被削去生前的恩典,如李秉衡、徐桐、刚毅等。

  四、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损坏或污渎的外国坟墓由各国使馆重新恢复,中国为北京附近的每处坟墓付款一万两银,为外省的每处付五千两银。

  辛丑条约签订前后,广大人民掀起了反抗浪潮。1901年6月,直隶深州 、 安平等地民众在田燮经领导下,竖起“反清灭洋”的大旗,反抗侵略者和反动卖国的清政府。同年8月祁子刚领导的直隶 雄县 起义,也高举“反清灭洋”旗帜。1901年,川东义和拳散发揭帖,提出“灭清剿洋兴汉”口号。随后1902年四川红灯教首领李冈中在 资阳 起义,四川义和团斗争开始高涨。同年4月,爆发 景廷宾起义,义和团首领赵三多也参与了起义。 景廷宾 被推为龙团大元帅,竖起“”、“扫清灭洋”两面大旗,歼灭来敌七十余人。起义队伍很快发展到三、四万人,势力遍及冀、鲁、豫三省24个县。7月25日,起义军被,景廷宾被害。

  1901年2月,慈禧下令:庄亲王载勋赐令自尽;毓贤正法;刚毅已死,追夺原官;甘肃提督董福祥等亦一一获罪。八国联军不为所动,他们认为清廷对端亲王载漪和辅国公载澜的处置太轻。一星期后,慈禧再次下令:载漪、载澜监禁侯决,其后减为发配新疆,永不赦免;刚毅虽死,但仍要给予儒家文化中最重的刑罚,即开棺戮尸;赵舒翘、英年二人,则赐令自尽;军机大臣启秀和徐桐的一个儿子,在北京处决。与此同时,反对义和团并被处死的袁昶、许景澄等大臣,平反昭雪。

  袁昶反对向列强宣战而被杀,临刑时说:“死亦好,省得看见洋人打进京城。”徐桐之子徐承煜是监斩官,呵曰:“你想洋人打进京城吗?”袁怒斥:“你两父子把中国害透了,狗一样的东西!”联军占领北京后,徐桐被列为祸首,徐承煜逼其自缢。徐承煜不久亦被诛杀,临刑时哭号哀求,就地作十数滚,不肯受刃。

  有意思的是赵舒翘这个人,慈禧很想保护他,可八国联军坚决不干。不知是慈禧策动的,还是赵舒翘本人真有那么多的民意支持,总之西安有数百人联名保他,而他本人也一万个不想死。可慈禧的胳膊拧不过八国联军的大腿,最终还是将赵舒翘赐死。赵舒翘心有不甘,便以拖待变,等来新生的机会。结果,死了若干回,遭了很多罪,都没能自尽成功。负责监刑的官员等得不耐烦了,就用厚纸浸于劣性酒中,然后塞入其喉管。一回没死,二回没死,赵舒翘的命真是太大了,前后连续折腾五回,监刑官才将其闷死。同样是死,何必这么遭罪而去呢?你看看人家张荫桓,面对死刑的时候,就特别的大丈夫。临刑前,张荫桓还画了两页扇面给他侄儿,画好了,振了振衣袖,走上刑场,然后对刽子手微微一笑:“爽快些!”随之从容而去。这种死,同样不失体面与尊严。

  回到正题,我们再说说庄亲王载勋(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后代)之死。载勋与家人住在山西南部的蒲州官署里,钦差葛宝华奉旨而往。葛宝华到了以后,先与载勋见了个面,什么也没说,www.41738c.com就面色凝重地走了。葛宝华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看看庄亲王,是不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等待圣旨。知道自己的目标没有跑,葛宝华就退出去查看房子,他见庄亲王的屋后有一座古庙,就走了进去,并在那里选择了一座空屋。一切准备就绪后,葛宝华命县府带兵在此弹压,他去见庄亲王载勋。

  见了载勋,葛宝华依旧面色凝重,说:“你跪下接旨吧。”对于一个亲王来说,这是很不客气的话了。然而,载勋并不急着跪下去,而是怀着忐忑之情问了一句:“是要我的脑袋吗?”葛宝华手里有圣旨,就等于有了尚方宝剑,他不屑于回答罪臣的任何问题。见葛氏不答,载勋已经知道结局了,他只好跪下去接旨。听完赐死的诏书,载勋要求与家人诀别,葛宝华答应了。载勋的儿子得知一切后,早已是泣不成声;载勋的两个妾因恐惧而晕倒。当时,可谓是一片凄厉之声。载勋完全没有赵舒翘的那种婆婆妈妈,他推开家人,问葛宝华:“在哪里死?”葛氏说:“王爷愿意到背后的空屋里来吗?”载勋跟到那里,见房梁上已悬挂好了绳子,遂对葛氏说:“钦差大人想得真周全呀,可赞。”说完,就自尽了。

  下面是英年之死。这个胆小如鼠的人,在与家人告别的那一夜,大哭不止。随后,他被带到西安临时的刑部监狱。第二天,正值元旦,人人都忙着过年,没人去看他,他就终日以泪洗面。哭到半夜,戛然而止。天亮时,他的下人见他卧在地下,满脸污泥,已处于半死状态。这时,赐死的命令尚未下达,英年先就吓死了。可怜可叹。

  毓贤之死,似应特别引起我们的关注,毕竟他是义和团的伯乐嘛。当力挺义和团的大臣,一个个被处死的时候,毓贤正带病行进在发配的路上。他一路走,一路哀叹自己命运的不济。他没有想到,还有比这更坏的,他还没到发配地呢,要他老命的圣旨就追来了。毓贤接罢圣旨,顿时面无人色,这与此前他在山西巡抚任上的凶狂表现,判若两人。上刑场时,毓贤已不能自立行走,只得由人搀扶。当天下午一点,毓贤身首异处。毓贤为官残酷,那是出了名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毓贤为官廉洁,死后贫无一钱,入殓时竟无一件新衣可穿。

  最后说说启秀之死。启秀与徐承煜一同被杀于北京菜市口,时间为1901年2月的某一天早晨。启秀听完行刑的命令后,问:“谁的命令?”刽子手回答说:“圣旨来自西安。”启秀坦然道:“是太后的旨意,不是洋人的意思,我死而无怨。”启秀真是个头号愚蠢的奴才,要你的老命,这不是洋人的意思,难道还是慈禧的意思不成?慈禧杀完这几个支持义和团的大臣,她回京的路也总算是铺平了。